心如死崔

【厂荡】星星的征途(完)

纪念(?)2018.5.20厂荡分离一周年

—————————————————————


     转身抬头,就看见了你,就站在那里冲着我浅浅的笑。不知道是午后的太阳还未降下烈头,还是你的笑容过于好看,我此刻晕晕乎乎,说不出半句话。这短暂的大脑暂停的间隙,我还想起了刚刚读的那首诗里写:“我只记得初次见你,你像一束古老温暖的光,脸白,手软,腿长,普天下所有的水,都在你眼波里荡漾。”

  你笑着歪了歪头,继续看着我,然后开口:“童扬。”

  这就是我第一次和你遇见的开场,以至于我后来每一次想起,脑海里描绘的都是这首诗里的画面。


     (一)

  耳边传来尖锐的汽车鸣笛声,明凯揉了揉发酸发涨的眼睛,回过神。刚刚叫的车已经到了,于是他在这带微微凉意的夜晚长呼一口气后,钻进车门。在确认过地址后,司机开始打趣:“这么晚了还这么有情致,去江边和女朋友约会啊?”

  明凯笑了笑回答:“算是吧。”他也记不清自己多久没去过那个地方了。

  抵达了目的地后,他穿过石子路小径,走到头,看到了他再熟悉不过的那个背影,这一瞬间,明凯突然懂了物是人非这个词的真正含义。

  

  三年前也是在这里。

 “你要试着和我在一起吗?”

  他总以为那是突兀的,不合时宜的,会让气氛尴尬到冰点的一句话。

  讲出去后就开始懊恼,等到明凯开始琢磨用什么玩笑话收场时,他的小拇指已经被童扬轻轻攥住。

  他听到男孩轻轻地说:“好。”简单明了又干脆的一句话,让明凯愣在了原地。

  明凯记得那个夜晚有数不清的星星围着一弯沉沉的月牙,轻抚的晚风在童扬的发梢旁打转,让他带着浅浅笑意的面容都陷入温柔夜色中。

  明凯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眉眼间全是青涩的男孩,能料想到下一步该如何亲吻他,却猜也猜不到关乎两个人未来故事的走向和结局。

  他们一起度过了约莫两年的时间,久到明凯也记不清具体的日子了,童扬也在明凯不经意间长大了许多。明明两人年纪是相仿的,在最初认识的那段时间里,明凯却总以哥哥自居,他自然而然的将自己认定为年少又不经世事的童扬的监护人。

       他总是静静瞧着他,在有争执时顺着他。其实童扬几乎是从未和他有过争执的,在明凯记忆里涵括的那些大大小小的争执,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小事,但他却记得很清。童扬在挑食时和他生闷气的模样。在他偶尔一个人有事出门时,抿着嘴轻轻皱眉头的神情,他是因为觉得可爱,所以记得。在明凯眼里,童扬永远都是那个乖巧可爱的,青涩又明朗的少年。明凯是很难发现他的成长的。

  他其实宁愿是某天清早从背后环住男孩细窄的腰肩再做小憩时,察觉他略长宽了一圈的骨骼,到底抱起来没那么瘦弱轻薄了。又或是哪天拥吻着抚摸他的脸颊,发觉他逐渐加深的轮廓和稍稍硬朗起来的眉眼。

  而不该是,也最不该是在童扬第一次与他对峙,针锋相对而不是顺应讨好时,看着男孩与往日不同的模样,才发觉他长大了许多。他无非是不同意童扬一个人深更半夜一个人出门,这个人却跟他犟。一开始,明凯还好声好气的说,你乖好吧,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但童扬不答话,依旧跟他死磕着。他抿着嘴,攥着手心,就那么看着明凯。明凯劝了,哄了,通通都是没用的。童扬生来是半点委屈没受过的,他没摸爬打滚过,在家里被父母宠着,出来打职业,也被明凯疼着护着,他不知道什么是退让,他也不想退让。明凯知道,童扬的固执是伴随着彻底的沉默和冰冷的,你说什么他也不会听,这样的脾气换谁都难受得了,更何况是22岁那个乖张轻狂,还受不得一丁点不顺自己心意事的明凯。

  很早之前刚在一起时,他叫他,扬扬。后来与他做了队友,随着大家叫,扣神,也在两个人独处时叫他宝贝,使坏叫小荡荡。

  而此时此刻,明凯叫他,童扬。

  他说:“童扬,你以为我真的爱你啊?”

  只一句,就让男孩的心都跌进了荒凉的山谷冰川。二十二岁的明凯,骄傲固执也狠绝,从不说一句挽留的话。

  他扔下这句冷嘲热讽的话就走进房间,砰的一声摔上门,他想说,随你的便,于是等他昏昏沉沉的睡过醒来,屋子里半点童扬生活过的痕迹都没了。

  你看,论起骄傲固执与心狠,也没人比得过二十二岁的童扬。

  如果说明凯是天边闪烁着的发光发亮的星星,那童扬就是那抹月光,浅且温柔,寂静又无声,但即便是月亮,当没有星星环绕时,他也是孤傲清冷的,独一人的受着寂寞。

  他们只是恰好那样遇见,恰好在一起,也恰好分离。


  他连夜搬走不知道去了哪里,打电话不接发消息不回,三天后,明凯在基地等到了童扬,他心急如焚的冲上去问童扬去了哪,而童扬甚至看都不看他一眼,像对着空气一般视若无睹,一言不发的绕过他。

  等到整个训练室都沉默到了毫无声响时,明凯开口了,他说,童扬,出来谈谈。然后不顾旁人眼神拉着童扬的手臂,拽到了阳台上。

  没有童扬预计的争吵和明凯的一切辩解和谎言,无非就是将对不起拆成无数句其他可有可无的话,所以童扬并不想听,他只是皱着眉头捏着自己被明凯拽到发红的手腕。

  童扬后来每次回忆起那个阳光正和煦的晌午,他都能记得手腕的传来的痛觉,越无所谓,他越是要记得。他也同样记得阳台上的花开了几朵,那个下午他就一个人站在那儿,盯着悄悄冒开的木棉,数了一朵又一朵。

    他只记不得明凯的脸了,回忆里的明凯像是融入进了黑暗里,看不清明凯脸和表情,他只能听见明凯说了那句话,在他耳边一遍又一遍。

  “你清楚我们现在的关系只不过是抱团取暖各取所需,等不需要对方了,就各走各路。”

  然后童扬听见自己说:“我再清楚不过。”

  一遍又一遍。


    后来,一切就像没发生过,他们照旧和以往一样一起生活着,一天,一个月,一年。

  直到那晚,他又梦见明凯对他说,等到不需要对方了,就各走各路。

  在梦里,他突然看清了明凯的脸,他满面愁容,带着复杂的,充满同情的眼神,那样一直一直看着自己。漆黑的瞳孔里,一点儿光都不见。


  好,那就结束吧。


     (二)

  没有人打破沉默,迎着徐徐晚风并肩而立的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看向对岸的灯塔。明凯最不愿意开口,他隐约预感到有些事情会猝不及防的发生,悄无声息地击垮他。然而他不得不踏出这一步,他明白自己和童扬就算心照不宣地佯装一些事从未发生过,继续去度过平静的日子,也迟早会迎来这一天。

  “离开之后呢?”  

  “没打算。” 

  童扬迅速地回答了他的问题,扬起头盯着寂静的夜空,看不到表情。 

  而明凯读懂了这句话,自己眼前的这个人,他不是要逃离自己,去往更高的地方,而是要跟自己作最后道别,也就是从今以后,童扬要放弃一切了。

  “什么意思?”明凯握住童扬的手,不依不饶地问。

  童扬没有回答,而是将头偏向一边,他一点儿都不动,任由明凯抓着他的手。

  “你如果要放弃自己,那么我也要放弃你了。”

  半晌得不到回应之后,明凯盯着童扬一字一句,认真地说完这最后一句话,而后松开了牢牢紧握着他的手。

  童扬知道他没在开玩笑,明凯决定的事情,撞破南墙也不会回头。他已经走了这么多年辛酸又决绝的路,没必要为了一个自己而变得不像他。


  明凯就是明凯,而童扬算什么呢。 

 “嗯,好。”

  童扬想,这真的就是他和明凯的结局了。随着手臂上力度的消失,也没有什么再和他僵持下去了,他低下了已经仰头到发酸的脖子,然后看到了明凯脚上穿的这双鞋。是他几年前生日的时候送给他的,已经被穿旧也能看出些磨损,童扬盯着盯着,突然就哧吭一声笑了出来。他开口,很轻的带有些沙哑的声音。

  “诺言,你别这么幼稚。"

  明凯知道他什么意思,他知道童扬想说,过去的早就过去了。童扬从来就是这样,轻轻一句话,都能把他的心都压死。

  明凯被童扬冰凉凉的语气激的怒火中烧,用劲掰回童扬消瘦的肩,感受到童他死死抵抗的力度,他也半点不松手,直到指尖都攥的发白了,童扬还是动也不动。明凯侧过脸,静悄悄地盯着童扬陷在阴影里的侧脸,安安静静地,动也不动,连呼吸声都隐藏不见,他明白了,童扬在哭。

  童扬每次哭的时候,都静悄悄地没有一点生息,他这个人太过于安静,也太善于隐藏自己的情绪了。

  明凯什么都听不到,他只能听到自己心里有什么东西彻底瓦解了。

  是冰在湖面裂开的声音,是篝火被海浪拍熄的声音,他这辈子所有的坚硬,不断设防的盔甲和他下定的决心,都在童扬悄无声息的难过和泪水里,化成了积水和流沙,而后消失不见了。

  明凯转过身正对着他,微微弯下身子,用手轻轻的拂住童扬垂下的脸颊,慢慢擦掉了他已经被风吹的湿冷冷的眼泪。

  他哭的眼睛发红,鼻尖红红,咬着嘴唇皱着眉,还是像以前一样的,固执的,骄傲的,永远不让别人看见的,也是让明凯心都差点碎掉的模样。

  明凯什么都不管不顾了,只想抱住他,抚平他。明凯用力将童扬一下扯进自己结实的怀里,他第一次用了自己毕生的力气去拥抱一个人,也是他第一次毫无原则不管不顾的妥协一个人。

  哪怕下一秒这个人就要离他而去,他都要全力去拥抱童扬这一刻的所有难过。

  所有因为他的,不是因为他的,因为阴郁天气的一切难过。他都想要去用力抚平。

  半晌的静谧,童扬从他怀里脱身,如释重负的长舒一口气,他还是眼眶湿湿的脆弱模样,但是明凯知道真正的童扬,他的心是坚强如磐石的,当童扬真正做出一些决定时,就是真的再也不给自己任何回头的路,他是真正骄傲固执的人,不将梦想挂在口中,也从来不和他说一些关于两个人未来的期许。

       童扬啊,从来都是,那样浅浅的笑,淡淡的讲话,也轻轻柔柔地爱着他。

  童扬叫他,诺言。还是轻薄又温柔的嗓音,这让明凯又想起好多年前他们初次认识的时候,童扬也叫他诺言,带着温柔甜蜜的少年青涩的笑容。

  明凯苦涩的笑了:“你这是还要和我道别吗?”

  童扬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指环,递给明凯,说:“这是最开始那天你送我的,当时你说要试试看在一起,那现在试用期结束了,还给你。”他态度坚定,也那么目光空空地看着明凯。

  银色的指环在月光下发出柔和的光,照映在刻的精致的玫瑰花上,也环绕在童扬温柔的轮廓上。

  在这一分钟里,明凯想了很多要告诉童扬的话,包括他构想的未来,又或是他要如何低微的祈求,甚至是他对没表露出的爱。最后他还是像两年前那天,做了同样的,让自己每每在梦中惊醒又痛苦万分的决定。  

  既然会后悔,为什么还要那样做,明凯想起某一天田野问过他这么一句话,当时他回答,不这样做,我就不是我了。

  是啊,一切恳求,温柔,绵长的爱意,都和明凯无关。他只有骨子里带着的冲不走的,任何爱都包容不了的淡漠和残忍,还有生来对童扬的亏欠。

  明凯没作声的伸手接过戒指,随手抛出一条弧线,将它丢进深深的湖水里。

  “不需要了吧,反正一开始也不是给你的。”说完这句他就转身离开了,不带一丝情绪的,甚至都没看童扬一眼,明凯自己知道这是自己最后最后的决绝,既然他做不到用温柔去爱去挽留,那就不如做一辈子的恶人,亏欠他多一些,再多一些。

  做不了爱侣,不如做心上疤。


  童扬对着明凯渐渐模糊的背影默念:“明凯,这才是真正的你。”

    他心里前所未有的感到轻松,所有的紧绷着的神经和设防都轰然倒塌,他终于下决心抛下抛开了所有曾经,连带着自己的心一起,留在了这个夜晚。

  

  

    (三)

  他始终没忘记过,跟明凯道别。

  这件事他轻车熟路的做了许多年,每一次都以失败告终,以他自己的脆弱逃避告终,也以明凯的漠然通通作罢。

  这是最后一次了。童扬心想。

  “要走了,13:00登机。”他发完最后一条信息,准备闭上眼睛稍作休息。

  可手机快速的震动,划过一条消息,来自明凯的。

  “好。”

  童扬盯着屏幕,低头笑了笑。他心里默默地想,这就是全部的结局了。


  十秒后。

  再一条。

 

  “等我。”


       滴答滴答,时间淅淅沥沥。

  到机场的路很远,对明凯而言更是漫长的,煎熬的,折磨的。他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感受到,童扬要离开他了。

  这是童扬做出的,不会退让的决定。曾经很多次,童扬也说,要明凯放过他,但其实他总是在不放过自己。

  明凯盯着车水马龙的街,看着远处高耸的建筑,突然觉得,这城市的所有角落,都是他和童扬,爱过彼此的生生证明。

  明凯默默地想,如果说,未来是很久远很漫长的剩我一个人独独活着,我是那样盼望着,再次遇见你。

  重新遇见你。


  登机前最后的十分钟,他们真正意义上的,再会了。

  “谢谢你来送我。”童扬对站在他面前大汗淋漓的明凯说。

  他没料到明凯会一个箭步冲上前,牢牢地抱住他,这个拥抱勒得他喘不过气,但他没在第一时间挣脱。他听到明凯在自己耳边说:“你别离开我,好不好。”明凯的声音哑哑的,脆弱又痛苦。这让童扬突然红了眼睛,他清了清嗓子,决定在这最后一刻,和明凯把一切都摊开。他轻轻推开明凯,低下头,慢慢地诉说。


    “和你并肩的那个人,再也不是我,站在你身侧的人也不是我,我是那个与你共过苦也捧过杯的人,我是与你相连的过去,而不是你期许的未来。明凯,你很清楚的,我是在拖累你止步不前。”

  你必须要耀眼,你要发光,你要成功,而我怎样都好。

  尘封旧事不断涌来,断断续续的坍塌的回忆不停的在他脑海中转啊转,以至于他声音都越来越哽咽。

  明凯安安静静地听着他一句一句的剖白,等到童扬停下,说不出话来时。明凯才伸手去牵住童扬闪躲的手。


  “如果我这个人真的有什么真正的没说出口的梦想,我是梦想着和你有关的未来。如果说我对未来没什么概念,那么你就是我的未来。”

  明凯一字一句,将这些话娓娓道来。语气浅而平淡,也很温柔。像是在说,童扬,我们等下吃什么。像是在说,太晚了,别rank了,快点去休息。

  也像在说,我爱你。

  我爱你。

  

 “我爱你。”

  童扬一下子,想起了很多很多,他的好和他的不好,明凯是那样让他痛过爱过,他固执心狠乖张,又是深情内敛的,似月亮般被温柔眷恋,这都是童扬爱过且爱着的全部模样。


       他们互相爱着,也彼此折磨,将千疮百孔的爱痛写作恒久和坚定。

  死亡与甜蜜是忠贞不二的。

  永远而无止境的爱也是这般。

  And forever has no end.


—————————————————————

当夜色降临 

我站在台阶上倾听 

星星蜂拥在花园里 

而我站在黑暗中 


听,一颗星星落地作响 

你别赤脚在这草地上散步 

我的花园到处是星星的碎片


            ——《星星》伊迪特·索德格朗


  





【Mysticon】Can't sleep love

缓慢的来更新一波,希望冷俊女孩天天有糖吃。

——————————————————————

(五)

谢天宇第十三次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颁奖礼结束后理所应当的办了庆功宴,除了马哥大家似乎都来了,他没有理由推辞。并不是不想和大伙一起喝酒聊天,只是心里格外的烦闷。
结束了几轮应酬后,谢天宇找到一个偏僻的角落落座,他回想起刚才颁奖仪式时尴尬到极点的气氛,他有些懊恼。直到结束他也没再和陈圣俊说一句话。刚刚从陈圣俊身边擦肩而过时,谢天宇的心里也微微有些发酸,当然,这种情绪被他自己立马否决打消了。
假如我,假使我真的喜欢他呢。
他在心里问了问自己。却没作答。
转头看见庆功宴的餐厅外有露天外台,谢天宇决定一个人走出去吹吹风。
风有一丝丝凉意,让他烦闷的情绪被吹散舒缓了一些。此刻他注意到外滩三号的夜景格外的美,也碰巧是个天空中有星星的夜晚。他站在原地一个人独享这夜晚的静谧。
直到他听到身后的脚步声。
谢天宇回过头,然后他瞧见了这世界上最亮的一颗星星。

目光相接却无言,陈圣俊默默的走到他身边,倚靠着木栏和他并肩而立,和他分享这个夜晚。谢天宇此刻觉得,他们之间很近,又太远,却也刚刚好。
近的是距离,远的是自己胆怯懦弱的心,刚刚好的是这一刻。
他明白自己喜欢陈圣俊,也清楚这个夜晚也许会是最后一个。
“有时候看着夜晚的天空,吹着风,尤其是在有星星的晚上,我会找找最亮的一颗,然后看一整夜。”谢天宇也不知道陈圣俊是否听得懂,他自言自语道。
“你喜欢星星?”听着对方突然打破寂静,陈圣俊探过头注视着谢天宇的侧脸。
“那一颗。”用他纹着骷髅的手指向天空中最亮的那颗。
“哦。”
“还有这一颗。”他转过身用冰凉的手指戳了戳陈圣俊的脸颊。
谢天宇收回手撑住下巴,满是笑意的注视着似懂非懂的他。
“我说,我喜欢你。”

热闹喧嚣的夜晚,车水马龙熙熙攘攘的城市,此刻都变得静谧无声。
气温降低的外滩夜晚,在徐徐的凉风中,陈圣俊感觉自己的脸滚烫到仿佛高烧四十度。他看着谢天宇慢慢凑近,紧张的攥住身后的木栏。于是谢天宇握住了他的手,温热又宽厚的掌心包裹住他紧张到发白的指尖,一点点厮磨着。
感受到灼热的气息近在咫尺,他没有避开,睫毛轻轻颤抖着闭上眼睛,任凭谢天宇轻轻落下一个吻。
头脑昏昏,气氛奇妙,心跳加速。


“如果你爱上了某个星球的一朵花。那么,只要在夜晚仰望星空,就会觉得漫天的繁星就像一朵朵盛开的花。”
谢天宇心想,而他是我的玫瑰。
我是愿意成为守护着他的,哨兵似的星星。


【Mysticon】Can't sleep love


听说峡谷天天昨天嚣张的扬言要砍死苏旺仔。
来缓慢的更新一波了。
——————————————————

(三)

谢天宇突然发现Mystic不回自己消息了。
盯着自己这三天不同时间段发出去的表情,这位大少爷郁闷的快要把自己指甲咬断了。

但是,他可是谢天宇。
分不清执着和脸皮厚的迷弟素养满分谢天宇。于是他打开电脑开启了单排偶遇之路。

在第五次被对面的劫杀掉之后,陈圣俊心态爆炸了,他搞不清这个劫疯狂针对自己的理由是什么。宁愿冲进人堆里送死,也要杀掉自己。毕竟也不存在团战可以输mystic必须死这种话吧。心态爆炸的他在弹幕疯狂的哈哈哈哈里,总算知道了原因。
在毫无反抗之力的死在龙坑里之后,陈圣俊的双手脱离了鼠标。
“西八谢天宇!”

屏幕另一边,在第无数次冲进人堆里殉情式带走对面AD之后,谢天宇满足的看着自己黑掉的屏幕。他想到对面暴走的样子,一脸笑嘻嘻。



(四)

2017年度颁奖盛典当天,早早到达会场后,谢天宇一眼就看到了远处个子挺拔的陈圣俊。
非常简单利落的黑色西装,勾勒出好看的肩颈和腰线,任谁看都是清朗俊秀的少年。
谢天宇心里想,真的漂亮。
他们还没熟络到上前打招呼交谈的程度。与其这样用上熟络这种词,还不如说是像寥寥数面之缘的网友一样。
于是谢天宇决定不主动搭理陈圣俊,以保持他的高冷形象。他梦里的高冷形象。

人前的陈圣俊特别安静,可以用沉默寡言来形容了。在谢天宇眼中是有些难以接近且捉摸不透的。
谢天宇倚靠在座位上,悄悄看着坐在自己斜前方的陈圣俊,注意到他耳后的纹身。
是一个小小的十字架。

谢天宇不是第一次注意到他的纹身,他握过他纤细修长又骨节分明的手,在那样白皙细腻的皮肤上爬着瑰丽又诡谲的玫瑰。
真像他,极其冷清又过分迷人。

颁奖礼接近尾声,他抬头看向周围,发觉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陈圣俊把座位换到了他身边,静悄悄没发出一点声音。
谢天宇有些诧异,用询问的目光看着对方。
而后目光接触到的是少年透亮清澈的眼眸,带着一丝丝羞怯和笑意。可哪怕是他的幻觉也好猜测也罢,他觉得陈圣俊在难过。
是的,直觉这么告诉他。

虽然Mystic不是他的队友,但他觉得现在理应安慰安慰对方。可是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不知道陈圣俊是否听得懂。

于是谢天宇伸出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缓缓站起来俯身过去想要给陈圣俊一个拥抱。结果却被陈圣俊扭头躲开的动作吓了一跳。谢天宇看着对方瞬间通红的脸,突然懂了。

他慌忙解释:“我不是想亲你!”眼看陈圣俊的脸更红了,谢天宇赶紧改口。
“我不是不想亲你!”
“……”

周边的空气凝固在这个瞬间,气氛尴尬到了极点,陈圣俊的脸也红到快冒烟了,谢天宇只能默默地坐下,用一只手遮住脸。感受着从四面八方探过来的目光,暗自期盼着谁能递给他一把刀。

好了,现在任谁都觉得他刚刚企图强吻陈圣俊了。

【Mysticon】Can't sleep love

冷俊一天不发糖我就写到他们上床。
(没有的事)

————————————————
(一)

他们不是第一次见面。
但是这是第一次字面意义的目光交汇,不同于漫倦无聊的扫视,也不是匆匆一瞥。
谢天宇发觉自己的目光不自主的汇聚到一个点,这种感觉非常的奇怪,像是匆匆人流里的某种磁场变化,随后他知道那是目光的牵引。
那是陈圣俊在用微微挑起的细长眼角,清澈湖水般的眼眸,还有认真却稍显淡漠的眼神,在静静注视着他,牵引着他看向自己。
于是他从老远的距离就开始认真的端详着那双看向自己的眼睛。mystic有着真好看的一双眼,他心想。

一一握过WE其他队员的手之后,他站在了陈圣俊面前,在他握住对方骨节分明的手掌时,轻轻朝着自己怀里拉近了一些,靠近这只看起来无比乖巧的小鹿,在他耳边悄悄说了句“예뻐(漂亮) ”

他松开陈圣俊的手之后,眯起眼睛冲着对方笑,开始期待他的反应。

可是陈圣俊没有理他,在握完手之后转身开始缠起了自己的鼠标线。
于是谢天宇开始怀疑自己专程学来撩妹的这句韩语究竟对不对,他挠着头发向后台走去,没有看见陈圣俊涨红的耳朵。
也更不可能听见他小声嘀咕了一句疯子。
皱着眉头,却不由自主地翘起嘴角。

(二)

“WE的AD,Mystic,大舅子”
虽然这样的答案被夕阳疯狂吐槽了一阵,虽然他嬉皮笑脸的到处跟别人说他是Mystic的颜粉,可是对于怎么去接触这个人,谢天宇久违的感到了苦恼。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他不明缘由的开始因为关于陈圣俊的一些小事而感到开心,在排到Mystic之后他会笑嘻嘻的调戏对方,在微博以迷弟身份偶尔的收图也不知不觉让那个人占满了他的手机相册,以及在微信上用奇怪的语言和表情包交流,然后再截图炫耀。

他不知道的是,在看着对方照片时自己笑的究竟有多甜,眼神多含了几分宠溺。
他没发觉的是,陈圣俊在慢慢占据他的生活,以一种特别的方式。

陈圣俊当然知道这号人物,不如说lpl的选手他都认识,只不过对外永远安静示人的他,很少和其他队的选手成为朋友。
对谢天宇的印象虽然少但足够深,总是吊儿郎当嬉皮笑脸,还说要gay自己,身边也有不少人说他是自己的狂粉。
回想起那天谢天宇在他耳旁低沉的声音,陈圣俊变得有些躁动不安,他揉乱了自己的头发用袖口蒙住脸,额头抵在键盘上,嘴里也开始疯狂西八来掩饰心如鹿撞的奇怪感觉。
OK
他开始怀疑谢天宇真的想要gay自己。

【飞行组】In time



随便看看。
—————————————

爱情就是极其普通的一件小事情。


“Dear Farrier,
当我在写这封信的时候,frank刚刚帮我打开窗户后离开了。他说这里总是有一点儿昏暗,在黄昏的时候。还说这间屋子很久没有住人了,需要透透气。当木窗嘎吱一声被推开时,窗外的夕阳统统扫了进来,空气里尘埃太多了……”

Collins看它们落在自己的睫毛上,又看了看窗外浮翩的光晕,顿了一下,继续写。

“从敦刻尔克回来的授勋仪式上,陆军中尉反驳说空军部队作出的贡献远远不及前线驻守。
Bullshit! 于是我在所有人沉默的注视下走上台,狠狠地,揍了他一拳。
他根本就不知道我们牺牲了多少名优秀的飞行员。他也不知道我失去了什么。
你如果在的话,一定会训斥我的不理智。不过很意外我没被关禁闭,长官同意我休假三个月,让我住在这里。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海边训练营的木屋。我们曾许多次偷偷喝酒的地方。这里现在多了一张床供我休息,除此之外没有什么变化。
一切都好像你还在一样。”

漫长的不知过了多久,Collins抬起头看了看窗外,不远处空中有架正在训练的喷火式战机。
他看见机翼在云层中划出一条笔直的线,于是他抬笔也在纸上划了一道,继续写。

“那天的天气似乎也是这样,有个小伙子敲碎了我的玻璃,将我救上船,我看着天空中远处独自战斗的你,心里其实怕极了。从你当我指挥官那时候起,就一直告诉我无论发生什么都要沉着冷静应对。
我一直记得,却从来不及你一半出色。
等我们帮助其他士兵登船之后,你就在我视线中消失了。
我以为你返航了,可是你却没有回来。”

窗外那架战机也消失在了Collins视线中,他慢慢收回了黯淡的目光。

“当我清醒时,我总会想到你,这是我一整天最开心的时刻了。
就像你还在我身边一样,让我无比安心。
我不知道你去哪了,可我知道你活着。
我知道你活着。
你必须得活着。”
You must live.
You must be the reason i'm alive.

Collins收起了信纸,将它折叠成烟盒大小,放进了上衣口袋里。
他推开陈旧木屋的门,海风渗进衣角,吹开他前额金色的发丝。夕阳余晖洒在他身上,暖融融的像极了Farrier的拥抱。

Collins打算等Farrier回来以后把信交给他。
他没有写完的那段话,在自己心里默默地念了一遍。

“我爱你,Farrier 。
爱情就是极其普通的一件小事情,普通到我从未说出口。
就像我每天清晨用两分钟去刷牙,用一分钟来祷告,然后和你一起分享我的黄油牛角面包。当我做这些事时,我觉得这是我的生活。
我爱你,Farrier。
爱你也是我的生活。”






【卢兰卢/卢西安x兰波】地狱一夜

(涵李拉郎,十分诡异(x)的cp与cp名,可能是宇宙尽头最冷北极圈,不会有人看,主旨是用颜值交流。设定是同为十七岁的lulu和兰波,真人经历和时间线改动注意。)




“我的生命不过是温柔的疯狂。”



(一)

风中的麦浪像金色的海,浮浮沉沉。兰波坐在隆起的干草垛上,拎着一瓶廉价的酒,酒味和空气中泛泛的香甜融合在一起,形成一种独特的沁香。他当然不会像少女一样觉得这是阳光的味道。这种光景是很适合生出些诗句来的,然而酒精充斥了大脑,他觉得自己的脑袋有些浑浊。不,浑浊透了,他一定是醉了,不然为什么会看见一束模糊的人影从麦浪中渐渐显现,像一根尖尖的白色麦芒。
麦田中走出来的是个身型有些单薄的少年,阳光洒抚在他凌乱的金发上,棉麻衬衫被风吹鼓着,掀起衣角。苍白的皮肤在光照下泛着微微的金色光泽,这让他显得纯净极了。在光影的变幻交错下,他像从云端走来。兰波逐渐看清了他的脸庞,看清了与之不相称的幽绿又灵动的眼眸,充满了诡谲的浪漫。
兰波不明缘由的觉得,少年像极了自己破碎的灵魂中丢失的那一片。他为自己奇怪的想法而发笑,晃了晃酒瓶,看着清浊的液体附上玻璃瓶身随即滑落,又透过玻璃瓶注视着向自己一步步走来的身影。玻璃酒瓶是泛着绿的透明,少年是幽绿而又神秘。他走近了,被笼罩在光影中。

兰波轻声呢喃,呼唤他:“Lucas……”

“猜对了一半。”少年略微低沉的嗓音似乎带着丝丝颤抖,让兰波的心也跟着微微颤了颤。
“Lucien,我的名字。不过Lucas,我也挺喜欢。”卢西安挑了挑眉,欣然接受了这个新称呼。他在兰波靠卧的草垛上一同坐了下来。
“你为什么从那里走出来?” 兰波轻轻皱眉看着这个和他年纪相仿的男孩,补充了一句“我指,从麦浪中……” “说不定不是。”卢西安回应对方的目光,眨了眨眼。“那么,是从云端?”兰波回过头盯着与麦浪尽头相连的天空,任由湛蓝的天一点点渗进自己眼里。
“说不定是地狱。”少年微微眯起眼睛,咧开嘴开心地笑了起来。“你用什么吸引,吸引来的就是什么样的人。”
所以当兰波回过头时,他所看到的场景便是几乎要与身后金色海洋融合成为一幅油画的卢西安。后者盘腿坐着,让自己陷进草垛里,棕色的窄裤脚被随意地卷起,露出光洁纤细的脚腕,阳光洒抚在他的肩和脖颈侧旁的皮肤上,和着好看的笑容一起调和出某种柔和的美感。
他眯起的眼睛显得更加幽暗,像融化的幽绿色琥珀滴进眼里。滴答、滴答。
兰波发自内心的一种不协调感愈来愈强烈,像身处白昼与黑夜的交替点,被迫游离天堂和地狱之间。眼前人像缪斯女神,又像深渊魔鬼,更像自己浑浊灵魂深处缺失的那一片光。
一片光?

“你要换点什么吗?”在兰波的思绪流转飘离时,幽绿眼睛的主人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将它移到了别处,也许他自己也发觉到了寄生在自己眼中的星点傲慢与狡黠。
“不。”恶魔企图换取灵魂用来吞食了,兰波暗暗地想。“我没有能用来交换的东西。” “酒就不错。”卢西安将酒瓶从兰波手中抽走,顺势仰躺了下去,把残留的酒咕咚几口饮尽。他看上去很畅快,兰波心想。
“我可以和你交换任何东西,那么,你想要什么?”少年侧头看着兰波,他笑得天真烂漫又张扬肆意,像是在炫耀自己的玩具。
兰波静静地看着他,像在仔细端详一幅画,这悄无声息又漫长的凝视,一直到卢西安以为自己快要被融进蓝眼睛里时才戛然而止。
兰波轻轻吐声:“要么一切,要么全无。”



—————————————————————

*Lucas有光的含义。
*我的生命不过是温柔的疯狂。——出自兰波诗集《地狱一季》中的名篇《地狱一夜》
*要么一切,要么全无。——同样出自兰波
*你用什么吸引的,吸引来的就是什么样的人。——出自《圣经》

Kill your darlings记卢西安·卡尔

他与这世间最浑浊的浑浊搅和在一起,却有着精灵一般破碎的美感和病态柔和,好似千言万语。你在思索什么,从少年灵动的眼眸中,你又能看见什么,看见他的灵魂在颤抖?不,那只不过是你自己的倒影。
lulu最动人的地方是他奇妙的灵魂。寄生着贪婪、傲慢、自私,狡黠,在他的灵动,他的纯真,他的疯狂所寄居的藤蔓上不断缠绕,这样浑浊又复杂的灵魂,不漏声色地掩藏在美貌的皮囊下,像美艳的妖王塞壬,又像撒旦的果实,有时候更像是小恶魔的一个吻,洒满糖果碎屑又满心戏弄,在睡梦中吻上你的脸颊,让你以为他愿意停留,可你以为只不过是你以为,当夜幕散去,你甚至还未看清他,就已经爱上了他,视他为缪斯,神灵,你觉得他如同阳光撒拂在你心灵,可他只是黑夜中的星星萤火,你渴望他的爱,渴望被他救赎,当你视他为自己的信仰与灵魂时,你早已被他的傲慢隔绝开来,上帝的怜悯也无法让你讲出灵魂深处的哀切。


我能不能吻你?
吻你布满星云的睫毛
让夜幕的星辰在你眼中复苏
又或者
我能否默默地爱着你
绝望地 无声地 爱着你